译路同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扫码 ,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063|回复: 2

迷人的春秋战国,多少热血的人儿,多少嗟叹的过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19 16: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史,是时空之旅,那几世间的苍凉往事,让沉积的无限神秘,跃然浮现;读史,是心灵洗礼,那几千年的蒙尘文字,将记忆的深邃情思,悄然倾注。

    喜欢读三国,喜欢体会金戈铁马中的豪情,独立当阳、纵横长坂的传说,总让热血男儿心潮澎湃。可是更喜欢读春秋战国,喜欢那一种陌生而迷人的感觉,穿越时空,触到心底。

    那个时代的人们与众不同,生活在一个已经失落的世界里,用独有的人格魅力,在历史的长河中撑起自己美丽的浮岛,这就是——先秦人格。

    先秦时代的人,充满血性,有着士可杀不可辱的刚烈,有着士为知己者死的义无反顾。生命固然可贵,可是为了坚守自己的名节,为了实践自己的诺言,为了回报他人的恩泽,先秦之人放弃生命也在所不惜,死也要死得有性格。

    晏子两枚桃子居然逼死三位世间难得的勇将,晏子自是奸滑,但齐国三杰也实是血性之人。田开疆愤于“吾跋涉千里之外,血战成功,反不能食桃,受辱于两国君臣之前,为万代耻笑”;公孙捷耻于“我等微功而食桃,田君功大,反不能食,夫取桃不让,非廉也;视人之死而不能从,非勇也”;古冶子悲于“吾三人义均骨肉,誓同生死,二人已亡,吾苟独活,于心何安”。于是二桃杀三士,成为流传千古的唏嘘往事。

    伍子胥落难楚国,想逃到吴国去借兵报父兄之仇,可是被茫茫大江阻住去路。一位渔翁把伍子胥送过了江,又见他饿得厉害,便到村子里去给他取饭食,伍子胥却怕他带人来,躲到了芦花丛里。渔翁回来找不到人,知道伍子胥怀疑自己,便声明“吾非以子求利者也”。吃了饭,伍子胥想送宝剑给渔翁以报答他的恩惠,渔翁一笑拒之:“吾不图上卿之赏,而利汝百金之剑乎?”伍子胥又要问人家姓名,渔翁于是发了怒,“吾以子含冤负屈,故渡汝过江,子以后报啖我,非丈夫也!” 伍子胥转身离开,可是走就走罢,又去而复回,求渔翁不要告诉别人见过他,结果一句话要了渔翁性命。这老汉仰天长叹:“吾为德于子,子犹见疑,倘追兵别渡,吾何以自明?请以一死绝君之疑!”,遂自溺于江中,用一死来证明自己人格的清白。

    晋国赵、韩、魏三家灭了智氏,智伯的手下豫让想行刺赵襄子为主人报仇。第一次行刺失败,不过赵襄子认为豫让是个“真义士”,把他给放了。可是这豫让并不感激,反而削须去眉、漆身吞炭,把自己弄得连妻子也认不出来,又去行刺。可惜造化弄人,行刺又一次失败了。赵襄子问他:“子先事范氏,范氏为智伯所灭,子忍耻偷生,反事智伯,不为范氏报仇。今智伯之死,子独报之甚切,何也?”豫让答道:“范氏以众人相待,吾亦以众人报之;智伯国士相待,吾当以国士报之。岂可一例而观耶?”便请求赵襄子脱下身上的锦袍,对锦袍连刺三剑,算是替智伯报了仇,然后自刎而死,断得是士为知己者死,死而无憾!

    先秦时代的人,忠义为先。对国家忠诚、对主子忠诚、对师长有义、对朋友有义。忠勇与仁义的故事,在这个时代被许许多多的人所演绎,精彩而感人。

    晋灵公时,大夫屠岸贾忌恨相国赵盾,借国君的名义,派了一个叫鉏麑的刺客去杀赵盾。鉏麑在五更时潜进赵盾家,却发现赵盾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大堂上等着上朝了。鉏麑见赵盾为国事如此兢兢业业,很是感动,可是又不愿违背屠岸贾的命令。徘徊到最后,叹道:“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贼杀民主,则为不忠,受君命而弃之,则为不信,不忠不信,何以立于天地之间!”便一头撞死在门前的一株大槐树上,用生命书写了一段忠义佳话。

    到了晋景公时,屠岸贾得到了宠用,设计将赵盾之子赵朔等杀死,将赵氏一族诛灭。然而,赵朔之妻却生下一个男孩,取名赵武。为了保住赵家的这棵独苗,两个赵氏门客程婴与公孙杵臼的忠义传奇从此感动历史。程婴用自己尚未满月的爱子冒充赵氏孤儿,交给公孙杵臼藏匿于山中,然后假意向屠岸贾告发。结果,公孙杵臼慷慨赴死,而程婴忍辱负重,承受着失去挚友和爱子的痛苦,将赵武抚养成人。十五年后,在赵氏故臣韩厥的帮助下,赵家沉冤昭雪。程婴原本可以享受荣华富贵,可是他却说:“始吾不死者,以赵氏孤未立也。今也复宫报仇也,岂可自贪富贵,令公孙杵臼独死?吾将往报杵臼于地下!”自刎而死,实践了自己舍生取义的诺言。

    卫献公时,卫国发生内乱,公孙丁保护着卫献公出逃,追兵恰好是公孙丁的徒弟庾公差带领。庾公差向公孙丁学过箭术,在这各为其主的时刻,却并不忘本。他拔掉箭头,对着公孙丁和卫献公的兵车射了四箭,箭箭都射中车身,却故意不射到卫献公君臣二人,然后便转身回去了,可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有情有义的人格典范。

    先秦时代的人,有着一种庄严的气质,不惜代价坚守自己的人生原则,维护正义的标准,大义凛然而不可侵犯;而与之相悖的,与之无关的,大可弃于九霄云外。坚韧与执着、善良与正直,是唱响这个时代的华美乐章。

    前面有讲的晋灵公,荒淫暴虐,伙同屠岸贾谋害相国赵盾,逼得赵盾出逃。赵盾的从弟赵穿设计将灵公杀死,将赵盾迎接回国。逃过一劫的赵盾有一天散步到史馆,却发现太史董狐在史简上分明写着赵盾杀了晋灵公。大惊失色的赵盾急忙为自己辩解,责怪董狐“子归罪于我,不亦诬乎?”董狐回答说:“子为相国,出亡未尝越境,返国又不讨贼,谓此事非子主谋,谁其信之?”赵盾不死心,又问:“犹可改乎?”却被董狐义正辞严地拒绝:“是是非非,号为信史。吾头可断,此简不可改也!”完全不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赵盾面子。

    无独有偶,若干年后,齐国的史官也重演了这样庄严的一幕,只是多了一份“为真理而死”的惨烈。原来齐国的右卿崔杼怨恨齐庄公勾引他老婆,领兵作乱,杀死了齐庄公,却要史官太史伯把齐庄公之死写成因为得了疟疾。太史伯并不买账,硬生生地在史简记下:“崔杼弑其君”。崔杼很恼火,就把太史伯杀了。谁想太史伯的三个弟弟,还是写同样的话,杀了一个,下一个也不肯改,一直杀到最小的弟弟。终于,杀人杀到手软的崔杼没了脾气,只能任由太史伯的弟弟记下历史的真相。而此时另一个史官南史氏也匆匆赶来,毕竟太史伯的弟弟虽然多,也会有被杀完的时候,这个南史氏怕这件弑君之事没有人来记载。就为了在史书上写下一句实话,齐国的史官们前仆后继,倔得可以,却也倔得可敬!

    晋国的中军尉祁奚年纪老了,请求退职,晋悼公问他谁有资格做继任者,祁奚推荐了解狐。晋悼公奇怪地问:“解狐不是和你有私仇吗?”祁奚回答得相当干脆:“君问可,非问臣之仇也。”可是解狐还没来得及上任就病死了,晋悼公就请祁奚再推荐一个人选,祁奚这次推荐了儿子祁午。晋悼公又很吃惊:“祁午不是你的儿子吗?”祁奚又回答说:“君问可,非问臣之子也。”孔子就曾因此称赞祁奚“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祁奚推荐的解狐,秉性和祁奚一模一样,曾举荐自己的仇人刑伯柳为上党守。刑伯柳以为解狐和他冰释前嫌了,便前去感谢解狐,没想到解狐关起家门不让他进,隔着门说:“举子,公也;怨子,私也。子往矣,怨子如初也!”公为公,私为私,这两人倒真是大事“精明”,小事也不“糊涂”啊。

    还有那可怜的宋襄公,千百年来被人作为假仁假义的迂腐典型而嘲笑。可惜我们在嘲笑的时候,并没意识到宋襄公其实同样是与董狐、祁奚等人一样坚守原则的硬汉,只是因为历史的玩笑,前者们流芳百世,而他却贻笑大方。不偷袭正在渡河的敌军,不攻击还未摆好战阵的敌军,不伤害已经受伤了的敌人,不抓头发已斑白的老年人做战俘,宋襄公在残酷的战争中,还试图坚守正逐渐为时代背离的上古仁义之道,即使失败了,他那庄重的贵族气质,却也为我们认识先秦时代增添了浓重的一笔。

    先秦时代的人,充满灵性,睿智和善辩,是其人格的亮点。睿智,所以这个时代思想活跃,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儒家、道家、墨家、法家、阴阳家、名家、纵横家、杂家、农家……,思想之精华得以尽情释放,从而为后世留下了不可估量的文化遗产,也让我们今天能有炫耀光辉历史的资本。善辩,所以这个时代因为独特的辩术文化从几千年刀光剑影的血腥中脱颖而出,一句话,就可以拯救一个国家,可以挽回一条生命,怎能不让不幸成为历史主角的蛮夫、俗人们费解与汗颜?

    晏子出使楚国,楚王想通过羞辱晏子来显示楚国的强盛,结果却自取其辱,晏子一个人在楚国的朝堂上巧言善辩,最后让楚国君臣无不敬服,不逊于后世诸葛亮舌战群儒的风采。驺忌以琴理为喻,纵论冶国之道,取得了齐国相国的职位,又用巧妙地自己与他人比美的遭遇来劝诫齐威王,使齐威王广开言路、纳谏如流,最终称霸一时,当真是一言可以荣身,一言可以兴国。还有苏秦、张仪,用“合纵”、“连横”的主张游说于各国之间,从而双双扬名立万、叱咤风云。

    诚然,并非每个先秦之人都是如此地闪光,但猥琐奸诈者毕竟将为人所唾弃,而这个时代的精英青史留名,让这个原本的乱世光彩于史,让这个时代的人格绚烂亮丽。

    只可惜,凡此种种的魅力人格,湮没在了历史的滚滚车尘里。秦始皇登高一呼,消亡了中国式的贵族社会,皇帝霸占了国人世俗生活的中心;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终结了中国式的思想自由,孔孟中庸之道主宰了国人的精神世界。从此以后,国人学会了理性,懂得了遵守秩序,明白了家国天下的重大,却失去了曾经激荡于心的血性,田横的五百勇士,成了先秦血性的最后代表。与血性剥离的灵性,一度寄身在文学之中,所以汉赋、魏晋古风、唐诗、宋词各自独领风骚数百年,却在宋明理学带来的教条风气中渐渐被扼杀。而仁义与庄严,也在几千年为皇位的勾心斗角与血雨腥风中日益式微。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过度物化的社会里,所谓的现实主义、实用主义流行于世,先秦时代的优秀人格被大多数人遗忘。像齐国三杰那样为了一枚桃子就想不开自杀的,恐怕会成为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笑柄;像鉏麑那样当刺客当到把自己给弄死的,恐怕会被当做渎职又畏罪自杀的反面典型;像董狐那样对抗老板的,恐怕会被穿小鞋穿到发狂;像苏秦、张仪那样耍嘴皮子一心想出名的,恐怕会被飞无数板砖。为了现实利益,我们可以忍受一切甚至是羞辱,我们可以抛开一切甚至是亲情,我们可以违背一切甚至是良心,我们可以淡忘一切甚至是伤痛。在务实的面罩下,我们的目光短浅了,思想迟钝了,生命也变得过于简单了。

    虽为乱世,先秦时代却迷离而伟大,是中国历史天空中的一抹灿烂的色彩,是中国历史长河中一段清莹的秀水。这个时代一去不复返,所以国人没必要再去试图复制这样一个时代,只是应该记得,我们曾经那样潇洒地活过。
发表于 2011-11-24 00:2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5 22:30:13 | 显示全部楼层
{:2_83:}回复 2# 李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译路同行

GMT+8, 2024-7-25 14:01 , Processed in 0.08021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